恭喜你們被選入樂園世界,在這里,我們有最優質的高中,最自由的大學,以及各種各樣的職業崗位,包辦你們無聊人生的方方面面!
        我們有極為優異的待遇,現在入園即贈送超能力一份!當然,請務必熬過身體改造哦!
        你們要做的極為簡單,活下去,取悅你們的校長或者領導。這就是樂園存在的意義,你們的工作就是為我們偉大的存在創造更多更多的快樂!謳歌這創造快樂的偉大職業吧!
        心動不如行動,快快成為我們的一分子!擺脫那平凡的人生!
                                                                                         ——管理人MiLady】
" />

第三十五章 惡魔短刀(上)

作者:藍星盲人 | 發布時間:2019-01-26 21:53 |字數:2482

    就在黃云容想要拔腿狂奔的時候,一個人狂叫著連撞了七八根樹枝,被一條藤蔓拉到她和吳邪的頭頂上掛了起來。

    她抬頭一看,嚯,原來是王胖子。

    “媽的,想不到這**粗的樹杈杈力氣還真大!”王胖子唧唧歪歪道,他看起來傷的也不輕,但是依舊很精神,在藤曼間扭動著白白胖胖的身子掙扎 ,他低頭一看就看到了吳邪,然后就一呆“小同志,在花姑娘的干活?”

    吳邪苦笑不得,他要是能抽身,估摸著已經開揍了“這個是死的!你快幫我想想辦法!”

    胖子啊了一聲,在半空中扭動了一下屁股,說:“那也得把我放下來啊!你們怎么下去的?”

    吳邪看向黃云容,她搖了搖頭,青銅鈴鐺不是無限用的,她剛剛使用了一回,現在還在充能。

    這可怎么辦?吳邪很懵,他現在被女尸箍著動彈不得,兩個救援又什么都干不了,這還能玩嗎?

    黃云容在這時指了指女尸,吳邪差一點以為這女尸要長出張巨口來要它,掙扎得更加厲害了,可半天下來他也沒有掙脫女尸,女尸也沒有詐尸咬他,他很惱火,轉頭一看,黃云容還在指女尸!

    不,她不是在指女尸,她在指旁邊的男尸。總算看清楚了的吳邪一轉頭,看見隔壁的盔甲尸腰部有一把小佩刀,當即大喜,扭動腰部,竭力朝那佩刀伸出手去,一下子抓住了刀柄,用力一抽,但沒想到那刀這么緊,他不但沒抽出來,反而把那盔甲尸的腰帶整個扯了下來。

    黃云容在一旁干看著,她雞皮疙瘩一起,那詐尸的男鬼頭一轉,扭頭看向吳邪,不過吳邪忙于跟女尸搏斗,壓根就沒發現。

    他好不容易撥出刀來,往上一拋,,胖子一把接住,馬上就翻身上去割那藤蔓,胖子怪叫了一聲落了下來,正趴在吳邪隔壁那盔甲尸身上,而且竟然把那盔甲尸的面具撞掉了。

    圍觀吃瓜的黃云容一看,哎呦媽呀,簡直要把不存在的心都給嚇出來了!

    那面具下面,是一張白慘慘的臉,如果仔細去看,還能依稀分辨出人的五官,整顆人頭上都沒有毛發,沒有眉毛和胡子,臉孔非常削尖的,已經有點畸形的程度,他的眼睛幾乎只是一條長長的縫,兩只青色的眼珠在兩條縫里發著寒光,其他的五官幾乎都無法分辨了,乍一看,這張臉非常像一只正在獰笑的人面狐貍,特別是他的兩個青色的眼珠子,看上去更加的詭異!

    吳邪結巴道:“這哪里是人啊!!”胖子也嚇得夠戧,一個翻身翻下玉臺,駭然道:“真想不到!魯殤王竟然長的這個德行。”

    “這真的是魯殤王嗎?”吳邪問,“怎么看上去像……像只狐貍?

    胖子的眼睛在這盔甲尸體上瞄來瞄去,清了清嗓,又開始講起了故事,黃云容一聽胖子小課堂開講了,默默挪了幾步靠過來。

    這個邪門的故事講完,黃云容覺得周圍氣溫又下降了幾度,她現在比較想舉起刀,把那個啥青眼狐尸搗成肉泥。

    還在被女尸抱住的吳邪嚷嚷道:“別胡說,你先幫我弄出來再說啊!”

    胖子就跑去幫吳邪了,吃瓜群眾黃云容瞪著個大眼看胖子憋了老大勁也沒能把吳邪從女尸懷里**,她想著要不要上前幫忙,但低頭看了看自己纖細的手臂…算了,她應該有點自知之明。

    那邊的男子天團不知道怎么搞得,幫著幫著竟然互掐起來,胖子的臉漲成紫青色,嘴里吼著:“媽的老子掐死你!”死命箍住吳邪的脖子,吳邪的肩膀還被那女尸緊緊鉤住,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黃云容嚇了一跳,搞不清楚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前一秒還如膠似漆呢,怎么下一秒就互掐呢?男人的友誼真是謎啊!

    她陰測測的溜到了兩人的背后,這兩個家伙打的是熱火朝天,一點都沒有意識到有一個煞星正看著他們的后頸考慮著如何打暈他們。

    萬一打死了怎么辦?麻煩啊。

    嘆一口氣,黃云容眼光突然撇到一旁的狐貍尸,那張詭異的人面死死的盯住她,在一片蔚藍中,大片的青芒顯得很是顯眼。

    她的腦子轉了轉,再沒有搭理互掐二人組,而是跺到了青眼狐尸旁。那狐尸的眼珠隨著她一塊轉,黃云容站到它身側,微笑的嘴角看起來似乎拉的更開了點。

    一把銀色的小刀憑空出現在狐尸的上方,鮮血般的紅光若無其事的在刀刃上浮現又消失,幾乎是狂歡般刺入狐尸的眼窩!

    就在刀從手中脫出的時候,黃云容大驚,她控制不住這把刀,無論輸出多少精神力,也無法趕得上刀刃吸取的速度,狐尸的腦子一下子被小刀戳穿,尸水爆了,濺了吳邪胖子還有黃云容一身,黃云容還好點,好歹她沒有張嘴,但吳邪胖子慘了,他們甚至還喝了一嘴!

    黃云容默默擦掉了臉上的尸水,她好像快要吐了,但仔細想想連腦漿都喝過了,就不要這么矯情了。

    互掐的那對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尸水的臭味熏醒了,胖子扭曲張臉趴到一邊去吐了,吳邪很慘,女尸沒有放過他,他瞪著眼睛幾乎就要發狂。

    小刀吃的很開心,黃云容感覺的到,但是不夠,遠遠不夠,那樣強烈的食欲同時也刺激到了她,她掙扎的控制住這把惡魔銀刀,卻無力阻擋它刺入女尸的尸體中吞食臟器和尸水,她知道,這把刀很喜歡腐爛的肉塊,當它大快朵頤的時候,她也有種自己在吃食肉塊的錯覺。

    吳邪驚恐的看著身下女尸的肚子,剛才不知道什么東西刺進去了,現在這女尸就好像突然有了三四個月的身孕,肚子凸起了一大塊,有個什么東西在里頭拱來拱去!

    女尸的肚子像朵突然綻開的血肉之花,一點銀光刺破層層疊疊的衣服朝著他的頭顱戳來,吳邪驚恐的后退,女尸的雙手依舊死死的縛住他,“慘了,難道要死這里了!“吳邪緊閉上眼睛,咬緊牙關,死命的掐著女尸的手,怎么能死在這里!他再次瞪大眼睛,扯動全身的肌肉,幾乎是要把女尸的手給活生生扯下來!

    但死人的手怎么會是活人扯的斷呢,無論他怎樣掙扎,女尸的手依舊死死掐進他肩部的肌肉里,胖子清醒過來,拿起地上的刀想要砍斷那雙纖細的手臂,但即便再纖細柔弱,肌膚如鐵壁般牢牢止住刀鋒,而在這時,一把小刀從女尸的肚子里鉆出來,朝著吳邪的臉直直戳去。

    要死了嗎?吳邪無意識瞪大了眼,大腦一片空白,胖子似乎在耳邊大喊大叫,但他一個字都聽不進去,那把奇怪的刀在他眼里浮現出奇怪的花紋與光澤,猩紅色的巨口大張著,下一刻,就要咬掉他的腦袋!

    小刀在空中繞了個彎,鋒利的刀刃輕而易舉的斬下女尸的雙臂,吳邪一愣,下一刻,失去了支撐的他差一點倒在女尸慘不忍睹的尸首,胖子急急忙忙攙扶住他,從他身后駕著了他,吳邪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撇到一旁,那奇怪的女孩身上。

    此刻,那女孩痛苦的趴倒在地上,抱住腦袋渾身顫抖著。而那把噩夢般的刀子,在空中轉了一個優雅的幅度,慢悠悠的飄在女孩的頭上,看起來,下一秒,就要穿透她的后腦勺了!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