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山葵與辣根果然是兩個次元

作者:李千重 | 發布時間:2019-06-18 08:10 |字數:4531

    第八章    山葵與辣根果然是兩個次元

    二月四號這一天恰好是除夕,芮姜當天是早班,五點鐘下班之后,她沒有回家,而是拿著那張優惠券,去了那家叫做“櫻井”的日本料理店。

    當她到達那里的時候還不到六點鐘,這個時候年夜飯一般還沒有開始,而且日料店也不是傳統訂餐團圓飯的地方,所以還能夠找到座位。

    芮姜坐在靠近料理臺的地方,拿起桌上的菜單,翻看了一下,最終點了一個壽司拼盤,還有一份茶碗蒸蛋,雖然店內暖氣很足,大概有二十六七度,不過這畢竟是冬天,吃了冷壽司之后總該吃一點熱食吧?所以她就點了一份蒸蛋來暖一下腸胃。

    店內播放著日本老歌,女歌手的嗓音婉轉低徊,有一種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風味,十分懷舊,店里的燈光也不是非常明亮,微紅的光線四散開來,有一種朦朧搖曳的感覺,一瞬間芮姜就覺得自己仿佛是來到日本的居酒屋,就是那種很老式的酒館,女將與客人都已經相識多年,甚至是十幾二十年的熟人,彼此之間已經不僅僅是商家與顧客的關系,而是老朋友的情意,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在燈火闌珊的深夜進入這樣一家酒館,喝上兩杯酒再吃一點炸物煮物,應該是很有回味的吧?淡淡的疲倦之中那一種沉靜的,但卻又帶了一點憂傷的感覺。

    不過這里卻不是市井風味的居酒屋,而是一家高級日料店,整間店面光線最明亮的地方就是料理區,幾名廚師正在那里忙碌著切生魚、握壽司之類。

    芮姜手捧一杯抹茶慢慢地喝著,雖然不是遵循日本茶道程序炮制出來的正統抹茶,而是機器攪打加工的,但是仍然具有抹茶的特點,湯色綠得鮮妍,表面漂著細小的泡沫,而且喝到嘴里后,在茶葉的甘鮮之外居然還帶有一種海藻的味道,讓人感覺到一種山與海的融合。

    雖然知道這股咸甘滋味是源于二甲基硫和谷氨酸,不過芮姜還是不由得有一種聯想,那就是日本人居住在海島之中,海風吹拂過的地方,空氣都是咸咸的,就好像大連的海邊,因此在這樣的熏陶之下,就連茶葉也帶了一種海的氣息吧?而自己本來生長在沿海的大連,開啟的空間卻是干燥的沙漠,這種強烈的對比也真的是非常有戲劇性啊。

    這樣想著,芮姜的目光便投向料理區,廚師們其她的工作倒也并不稀奇,令人格外注目的是,一個頭戴高高白色廚師帽的女廚師正在一塊磨板上磨一條長長的綠色根莖類東西,磨下來的漿狀物給分別舀在一個個小碟子里,飛快地端了出去。

    那就是新鮮的山葵嗎?第一次看到呢,這家餐廳的賣點之一就是現場手磨山葵醬,號稱大連第一家,餐廳之內除了自己以外,其她一些客人也緊盯著那正在磨山葵醬的廚師,而那位年近四旬的女大廚臉上一副矜持的表情,看那種尊嚴與自信,似乎巴不得把山葵莖和磨板都遞到食客手中,讓客人自己親自來磨,絕對的百分之百純正新鮮山葵醬啊!

    而且就連那磨板都與眾不同的,不是一般常見的金屬磨板硬塑磨板,那個小巧的木底厚板表面似乎貼了一層皮質的東西,不知道是什么動物的皮,表面不是很光滑的樣子,芮姜一瞬間幾乎以為是鱷魚皮。有這樣一個很有說法的磨板,磨山葵這件事瞬間就顯得格外深奧了起來,幾乎是一門學問了,大概里面也有不同的流派爭論吧。

    在這略有些迷離的氛圍之中,芮姜夾起一塊壽司,一面蘸了醬油,另一面蘸了碧綠的山葵醬,然后送進口中——果然與自己平時網上購買的辣根醬不一樣啊,雖然也有那樣一種刺激的味道,不過明顯柔和很多。

    自己從前吃辣根醬的時候,就感到那樣一股強烈的味道從鼻孔里直沖出來,總有一種想要打噴嚏的感覺,有的時候真的要打過一兩個噴嚏才好,當時就想著可以用這種醬料來治療感冒,就是在感冒想要打噴嚏卻打不出來的時候吃一點辣根醬,然后連打幾個噴嚏,那感覺一定是非常爽的。

    山葵醬的味道不但相對和緩,而且后勁消散也很快,當一口壽司咽下去之后,口中只有淡淡的香氣和清爽,確實是不一樣的啊,讓人感到這樣鮮美的魚肉真的很應該來用這樣的山葵醬來配。

    芮姜坐在店內,慢慢地消磨著時間,一直到了七點多的時候,她這才把面前最后一塊壽司吃掉,將杯子里殘余的茶湯也一口喝干,結賬之后走出櫻井料理店。真的是很高檔的餐廳呢,這么一點點東西就用去了自己六百多塊錢,這還是打了九折的,幸好開啟空間之后節約的水電燃氣費可以彌補一下,否則真的是肉疼呢,這種地方可不是自己能夠經常來的,好在是刷了信用卡,可以下個月再還錢。

    坐在公交車里,芮姜拿出手機來查了一下資料,當她終于回到公寓,時間已經超過了八點。

    芮姜沒有立刻進入空間,她打開臥室的燈,放下皮包便在微信群里開始和母親姨媽聊天,首先是發了幾張自己在櫻井拍的照片,然后說道:“媽媽姨媽,這是我今天晚上的年夜飯,看起來不錯吧?你們現在吃過飯了嗎?”

    不多時,母親便視頻回復道:“我們剛剛吃了飯,這是日本人的東西吧?你姨媽說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環境也很好,你一個人在那邊過年,應該像這樣找個好一點的館子吃飯,不過這魚片有些是生的啊,好吃嗎?”

    芮姜不由得便樂了出來,媽媽和姨媽都是比較老派的人物,不太能夠接受生食,比如生蠔生魚片之類,其實生蠔自己也一般般,但是生魚片蘸了調味料可真的是美味,芮姜很喜歡吃生魚片,比如新鮮的三文魚之類,覺得比燒熟的魚格外有一種鮮嫩肥美的味道,那上面的一條條油花咬在牙齒之間,是一種甘醇的脂香,仿佛有油星迸濺在口中,假如經過更多烹調,這種柔嫩多汁的口感就會喪失,唯一要擔心的是寄生蟲病。

    這時姨媽問道:“姜姜啊,過年之后有沒有假期的?能回來無錫住幾天嗎?”

    芮姜道:“我盡量把假期湊在一起吧,回去看看你們。”

    “好啊,我們已經把你要用的毛巾牙具之類的買回來了,哪一天的票,記得告訴我們啊。”

    芮姜答應了,這時母親又問道:“姜姜啊,你春節假期加班,有沒有加班費的?”

    芮姜笑道:“媽,這里不比原來在畜牧站,那么合乎國家規定的,這邊法定假不算加班,后面給補休,我就是把這些補休的假期湊成一個小長假,回無錫和你們團聚一下。”

    芮葦直到這時仍然有一些遺憾,說道:“唉,你從前在畜牧站的時候多規律啊,過年過節的時候該放假就放假,加班就給加班費,哪像這樣,過年之后才休假,也不說一天補三天那樣地休……”

    姨媽芮預笑著說:“行了妹妹,只要孩子高興就好,畜牧站再好,她在那里工作不開心也是沒意思。”

    芮姜和兩位親人聊了一陣,說好了明天早上再給她們拜年,就關掉視頻,回到空間。

    芮姜洗過澡之后,在身上均勻地涂了潤膚膏,即使是在大連這座濱海城市,冬季里人的皮膚也容易變得干燥,更何況沙漠中的地下城,房間里常年都需要使用加濕器。

    將換下來的衣服丟進臟衣籃,芮姜回到臥室打開燈,看了一會兒霹靂布袋戲。芮姜迷戀的不僅僅是影視明星,還有布袋戲的角色,真的人物非常美型,服裝配飾之類很有創意,男角色一個個賽孔雀,連和尚都一身雪白到銀光四射,有一種一塵不染的另類妖艷,反而讓人感到魅惑到了極致。雖然說現在霹靂的服化浮夸到自己有點難以接受的程度,不過芮姜仍然喜歡看布袋戲,實在是比真實人物美得多了,當做是養眼也好,畢竟自己只為開心。

    到了十點多一點的時候,芮姜去了一次洗手間,回來后順手就將頭頂的主光源關閉,只保留床頭的壁燈,然后躺在床上拿過手機,睡前再刷一下網頁。

    芮姜點開閱讀器書架上的一本網絡小說,這種書看起來很快的,不費腦力,刷刷刷不多時就能刷過十幾二十頁,作為睡前放松是很好的,到了將近十點四十分的時候,芮姜真的感覺困倦起來,她關掉閱讀器,本來想就此關燈休息,不過她腦子忽然一轉,點開微信通訊錄,找到一個叫做“君笑影”的名字,便翻起對方的朋友圈來。

    鄭君笑曾經是芮姜的閨蜜,兩個人從中學時候就認識,由于趣味相投,后面許多年一直十分要好,不過自從鄭君笑前兩年結婚,尤其又生了一個兒子后,芮姜與她就漸行漸遠漸無書,因為兩個人已經沒有什么共同話題,鄭君笑整天就是老公兒子的團團轉,從前的情趣在瑣屑的日常之中漸漸消磨,從一個鮮活的人變成了電視劇中常見的枯燥乏味的女人。

    而且兒子雖然還這么小,她卻已經在以未來的婆婆自居,思想變得日益保守,整天講著女人應該怎樣,還說什么現在年輕的女孩子都過于自由,這樣是不好的之類,簡直如同老太后在為兒子選妃。

    而就在今天晚上七點多的時候,鄭君笑還發了一條朋友圈,幾張照片上面是滿桌子的菜,還有一個胖胖的小男孩在地上跑來跑去,上面有一段文字:“忙碌了兩個多小時,做出這樣一大桌菜,這才是其樂融融的全家福啊,從前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速度,果然自從有了兒子以后,瞬間變身女超人,買菜洗菜做菜全部一個人搞定,不需要別人幫手,叉腰笑。”

    芮姜:做這么一大桌菜,你不嫌腰疼啊?我看著都累。如今的你實在變化太大,當年那個有情趣的女孩子去了哪里?現在簡直是僵化陳腐,假如再次見面,只怕我都難以認出你來。

    芮姜想了想,最終是沒有點贊,連這種虛偽的敷衍都不必了,就讓往事這樣淡淡的隨風飄去吧。

    她將手機關機后放在床頭柜上,這個時候已經接近十一點,還有一個小時就可以跨年,這個時候應該有許多人坐在那里等待吧?不過對于這樣的儀式,芮姜卻沒有什么興致,雖然確實讓人感到有一些特別的意義,起碼告訴自己這個晚上是特殊的,但芮姜還是更注重睡覺,因此她伸出手去按了一下床頭的按鈕,壁燈熄滅,房間中變為一片黑暗,芮姜舒服地吁了一口氣,可以睡覺了。

    要說房間之內各種裝置的設計真的是十分體貼周到,或許別人可以在弱光之下睡得很好,但是芮姜卻是一定要在完全黑暗的環境中才能熟睡,她的失眠好不容易調節過來,光線對于她來講,影響還是很大的,然而當困意來臨的時候,她又不愿意下床去關燈,因為這樣一來很容易弄得自己又精神起來,而且困倦的時候還要動一下,實在有點痛苦。因此床頭的壁燈實在是太貼心了,躺在床上伸手就可以開關,亮度足夠讀書看手機,要睡的時候也不必特意下床關燈,真的非常為人著想啊。

    芮姜沉沉地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正月初一的早上,芮姜從容地干完空間中的工作,今天她是下午班,所以早上就很有時間。

    仙人掌已經開花了,兩只鴕鳥正在那里啄食米邦塔那金黃色的花朵,芮姜有些無奈地看了看鴕鳥那足有兩米高的身材,扭頭繞到遠遠的另一邊,摘了幾朵仙人掌花,放在籃子里提了回去。

    電梯不住地下降,晶體門外面出現了地下廣場,然而電梯這一次卻沒有停,仍然處于下落過程。

    七八分鐘之后,電梯終于停了下來,芮姜走出電梯門,便聽到輕輕的流水聲,周圍的空氣也明顯濕潤起來。頂壁上的的光源開始工作,照亮了下方的空間,這是一條簡單的隧道,沒有建筑物的痕跡,只有略加修整過的頂部與地面,地面比較平坦,頂壁則安裝了光源,除此之外空無一物。

    道路旁邊是一條幽深的地下河,站在岸邊向下看,可以看到下面反著亮光的水光,因為河道比較深,光線到了那里便相對昏暗,因此顯得那水流都仿佛是青黑色的了,芮姜驀然便有一種“冥河”的聯想,頗具神秘感啊,還略略帶了一點恐怖。

    因為處于更深的地下,這里的溫度比中間層明顯偏低,大概只有十幾度的樣子,甚至還有涼颼颼風從隧道中吹過,雖然并不大,芮姜環視著地下隧道,這是一個多么理想的環境啊,只要回頭到**控制室把這里的燈光時間設置一下就好,幸虧那里有一套學習系統,自己如今雖然不能說對于所有字符都了解,但是一些基本的設定已經掌握了,要把這里的光源設置成定時開關與人來燈開同時進行,這樣才能達成自己的計劃。

    好了,現在時間差不多了,自己要回到中間層去做早飯,仙人掌花荷包蛋湯面,早飯后還要給媽媽和姨媽拜年,一個上午的時間也緊張得很呢。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