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生日的這天,白羽獲得了一個任務系統,從此開始了非日常的生活……" />

第一章 青春物語

作者:瀟湘七玨 | 發布時間:2018-09-06 17:33 |字數:2671

    “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

    灰白色的空間里,有兩把式樣簡單的木椅子,椅子上兩個女人面對面坐著。或者說,一個是二十多歲的青年女性,另一個則是十五六歲的少女。

    少女微微啟唇,似乎要說什么。

    青年女性看著她有些猶豫的神情,微笑道:“一定要想好了再說,你可是要為此付出代價的。”

    少女的神情變得堅定起來。“我要安澤愛上我!”少女說著,閉上眼睛,語氣變得兇狠,“我要于婉婉感受到像我一樣的痛苦!”

    看著她睜開的雙眼里,仿佛熊熊燃燒著的憤怒的火焰,青年皺了皺眉頭,她把椅子挪到少女身側,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問:“能告訴我原因嗎?”

    少女看著她身旁的人,滿滿的傾訴欲涌了上來。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愿意認真地傾聽她了。

    而偏巧,青年最喜歡做一個合格的傾聽者。

    少女叫林萱,今年十六歲,正在上高二。她出生在一個頗為富裕的家庭,可父母關系僵硬,她很少能從他們那里獲得錢以外的其他東西。青春期到來后,她遇上了學校里的校草安澤。

    安澤長相帥氣,會打籃球,當他穿著白襯衣站在夏日的陰涼下,洗過臉用沾著水的手向后捊過頭發,然后露出清爽的笑容時,總是會引來許多注目。

    最重要的是,體育課上林萱腳崴傷的時候,安澤毫不遲疑地背著她到了醫務室。青春期的少女第一次和男生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那個人還給了她夢寐以求的溫柔關懷,叫林萱如何不為他傾心呢?

    然而安澤喜歡的卻另有其人。那就是班級里的第一名,學霸于婉婉。于婉婉的長相不如林萱明艷,卻也清麗動人,更是別有一番溫柔之態。安澤喜歡她,會買牛奶偷偷放進她的桌肚里,會在于婉婉出現的時候更用力地表現自己,投完三分球還要悄悄看看她的表情,會拿著數學題裝作認真學習的樣子向她請教。

    安澤喜歡于婉婉,于婉婉卻不肯接受。她享受著安澤對她的好,卻借口要學習吊著他,不接受他。

    林萱憎惡于婉婉,憎惡她肆意揮霍自己求而不得的好感。她找了幾個認識的學渣小混混,在放學后教訓了幾次于婉婉,讓她離安澤遠點。沒想到被安澤發現了,他聲色俱厲地警告了林萱一番,還說討厭像她這樣的人。

    林萱崩潰地回到家中,迎接她的卻是冰冷黑暗的房間,爸爸不知去哪里鬼混了,媽媽大概又去捉奸了,她一直以來都靠吃安眠藥睡覺,這一天她直接吞下許多,在深度沉眠中,來到了這里。

    聽完林萱的講述,青年女性——白羽讓她面向著自己轉過身來,然后伸手抱住了她。

    感受著林萱身體的僵硬,白羽用手慢慢地順著她的脊背。

    過了好一會兒,林萱才愣愣地問:“你這是在干什么……”

    白羽把她放出自己的懷抱,握住她的雙手,展顏一笑,溫柔地問:“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林萱遲疑著,點了點頭。“嗯……”

    白羽斟酌著語言,看向她的眼睛,認真地說:“林萱,你知道嗎,你是個好孩子,值得更好的。”

    “真的嗎……”林萱低聲喃喃,她垂下頭,避開了白羽的目光。

    白羽放開她的手,輕柔地托著她的臉頰,讓林萱不得不直視著自己,然后堅定地告訴她:“是真的。你一定會擁有屬于自己的幸福。因為你值得。”

    林萱偏開頭,眼淚卻從眼角滑落。“不會的,”她哽咽著,“像我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幸福!”

    白羽沒有再說話,只是再一次抱住了她。

    少女在她懷中哭泣,肩翼像蝴蝶煽動翅膀一樣顫抖著,她看起來就像被折斷了翅膀的蝴蝶一樣脆弱。

    “對不起。”大概是第一次這樣在陌生人面前發泄情緒,林萱有些難為情地抿了抿唇。

    白羽手中多了一條手帕,她輕輕地擦去少女臉上的淚水,憐愛地說:“沒關系哦,能夠被你依靠,我也感覺很幸福呢。”

    “是這樣嗎?”林萱懷疑地問。

    “當然,看到你終于輕松了一些,我很高興。”白羽再度笑了。

    “哼。”林萱仿佛賭氣一樣,偏過頭不看她。

    白羽好笑地給她擦眼淚,趁她不注意捏了捏她的臉頰,在林萱怒目以對的時候,給她扮了一個鬼臉。最后被林萱搶過手帕,自己擦臉。

    空間里有一小會兒的靜默,卻不會讓人覺得不安。

    林萱捏著手帕,期期艾艾地問:“那……你還會為我完成愿望嗎?”

    白羽摸了摸她的頭,“你要問問自己的心,你還需要我來幫你實現這一切嗎?”

    林萱咬了咬嘴唇,一臉猶疑:“我、我還是喜歡安澤。”

    “我知道,喜歡一個人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白羽揉著她的頭發,“不過總是追逐一個人會很累的,不論什么時候,都不要忘記自己哦。”

    “安澤很優秀吧。”

    “嗯嗯!”林萱瘋狂點頭。

    “那你也要加油,讓自己變得更優秀,這樣你自然而然就會被他注視咯。”白羽偷換著概念。

    林萱搖搖頭,“可是他還是喜歡于婉婉,我討厭于婉婉。”

    白羽想嘆氣。她母胎單身二十四年,沒有談過戀愛,對談戀愛也不感興趣,更不明白為何多巴胺有如此強大的威力,讓人失去理智。可是此時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白羽示弱,“對不起,這件事我恐怕無法幫你……”

    “為什么!”林萱的聲音陡然高了起來。

    “首先,我沒有談過戀愛,我不喜歡談戀愛,我也不會談戀愛。”白羽伸出一根手指。

    “其次,我今年已經很大了,根本沒辦法做到,去和一個十多歲的孩子談戀愛啊!”白羽伸出第二根手指,一臉挫敗地吶喊。

    “最后,”白羽整肅神情,問道,“就算我能讓安澤喜歡上林萱,可那個時候他喜歡上的人,真的是你嗎?”

    白羽再次握住林萱的手,“你的人生應該由你自己來把握,用你十年壽命來換這個愿望,真的不值得。相信我,只要努力,總有一天,你能親手獲得自己的幸福。”

    “為什么對我說這些?我來這里不就是為了交易嗎?!我付出代價,你為我完成愿望!為什么要拒絕我!”林萱的眼中是怒火,是質問。

    “因為我關心你,我愛你。”白羽這么說。

    “別騙人了!我們只是陌生人,說什么愛我,都是騙子!”

    “是真的。”白羽輕聲說,“也許這份愛不夠多,可是是真的。我希望你能擁有幸福,也是真的。你是個好女孩兒,你值得人愛,值得擁有幸福。”

    空間里再次沉默起來,白羽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身為一個任務者,卻拒絕去實現對方的愿望,這不是失職嗎?

    那么她后悔嗎?

    不,白羽內心搖頭,不后悔。正如她對林萱所說,她對面前的孩子有“愛”,也許不夠多,但是真的。這個孩子還未成年,行為被缺愛的童年和青春期的多巴胺支配著,做出不夠成熟不夠理智的選擇。

    白羽希望,林萱能擁有真正的幸福,不是虛假的,借由別人來實現的“愿望里的幸福”。

    但是,選擇權不在白羽手中。

    看著沉默的林萱,白羽嘆了口氣。“雖然我希望你能擁有真實的幸福,但是選擇權在你手中。如果你堅持要我接下這個任務,那我一定會為你完成。”

    “謝謝姐姐。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我叫白羽。白色的白,羽毛的羽。”

    “你說,我會獲得幸福的,對吧?”林萱看著白羽的眼睛,執著地問。

    “是。”白羽堅定地說,“所以你要好好地愛著自己。”

    “那好,我就不需要你來了。”林萱笑著,笑容里還有遲疑,“我會努力獲得真實的幸福的。”

    少女笑著,在白羽面前消失了。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