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
大臣:“你這個女妖,不許再迷惑尊敬的陛下了!”
民眾們:“陛下真是……想上誰就上誰。”
念生:“我們只是關了燈奏樂而已!魂淡!”" />

第六章

作者:哈斯塔 | 發布時間:2018-09-10 16:33 |字數:2246

    艾麗卡飛快地交接了自己的工作,雇了幾輛車運輸書籍和行李,踏上了去王城的路。

    路上顛簸,不宜看書,兩人消遣一般地閑談了起來。

    “我了解作曲家的生平,同時也了解到世界各地存在不同的文明,這些神奇的文明真讓人著迷,感覺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伊蓮恩說,“你說過,偉大的作品里,有很多是把不同民族的音樂風格融入到自己的風格中,所以不在文化上多了解,是很難深層次地去理解這些作品。”

    艾麗卡靠在車窗上,看著外面的風景,“你也可以把自己民族的音樂融入到你的作品里,有不少樂師就是如此將自己家鄉的音樂發揚光大。說起來,你好像從來沒有和我談過你的家鄉?”

    伊蓮恩捂住眼睛,無奈地笑了笑,“我的故國是一個非常大的國家,但是我們國土周圍有極高的雪山、大海、以及草原。”

    “我們曾經有過輝煌的文明,可惜,在我出生的時候,我的國家是滿目蒼痍的,草原民族在上面燒殺搶掠。”念生用嘆息一樣的語氣說道,“所幸,只要我們的文字還在,我們的文明就不會斷絕。”

    “有一半時間,我都在逃亡;暫時安穩的時候,我有幸跟隨父母學習文字,常用字我都掌握了,也曾經和一個朋友學過演奏我們的樂器。”這個朋友,曾經是世家的人,精通這些風雅的事情。只是那時,世家和平民百姓一樣,命如草芥。

    “你知道嗎,本來……換個君王就換個君王吧,百姓還不是照舊過日子,可是那個蠻族皇室居然把我們的百姓打壓成奴隸,過得連畜牲都不如。很多人不愿意被他們奴役,就拼死逃往海外……好歹這樣還有翻盤的機會,留在故國,沒幾年就被折磨死了。”

    伊蓮恩意識到自己說了些沉悶的話,有些不好意思,推了推艾麗卡的手臂,“我給你唱我們家鄉的小調,要不要?”

    “好。”

    艾麗卡聽她輕輕哼著歌,那歌聲輕柔地像水,溫柔婉約。

    “我覺得你有空應該把唱歌也學起來,這個天賦浪費了實在可惜。”艾麗卡提議。

    伊蓮恩瞬間感到了窒息。

    “王城那里有不少合唱團,說不定到時候你要去歌頌神明了……”艾麗卡突然笑了起來,“怎么感覺這么好玩呢?”

    “我有一個問題,感覺頗為冒昧,可以問嗎?”聽到神明,伊蓮恩聯想到了自己平時發現的一個奇怪的現象,得到艾麗卡的點頭后,她問了出口,“為什么我接觸到的有天賦的樂師,他們對神明的態度都很奇怪?包括艾麗卡你也是。”

    “不知道……”艾麗卡皺了皺眉,“理論上來說,具備一定藝術天份的人,可能會在睡夢中跨入神明的領域,我似乎……隱約知道一些……不說這個了。不出意外,你也有機會在夢中進入神明的領域。”

    “那有誰能和神明溝通嗎?”伊蓮恩記得,在很多文明里,所謂的巫女,還有一些神官,都自稱能與神明溝通。

    “據說大祭司是由能夠聽到神明低語之人擔任,同時也是負責傳達人們的請求……但這都是他們對外宣傳的內容,實際上是什么情況,誰也不知道。”艾麗卡話鋒一轉,“不過,從藝術的角度來看,他們向神明禱告時的詠唱很有意思。不過能不能聽到完全看運氣,他們沒有固定禱告的時間,也很少在他人面前禱告。”

    “說起來,我經常聽到你們說獻祭相關的事情,但很少聽到你們講你們的王。”伊蓮恩干脆趁著車上無事可做,把想問的都問了。

    艾麗卡一拍腦袋,“還真是,我忘記和你說了,女王在半個月前駕崩了,前幾天我才知道這個消息。”

    “那接下來是新王登基了?”伊蓮恩有些期待,她感覺接下來能夠看到好戲。

    “并沒有這么順利,女王陛下只留下一個小公主――小公主一直生活在她父親的封地上,被大家忽略,所有人都認為陛下會再生個兒子,再由兒子繼承王位。”艾麗卡搖頭,“可是沒想到,她居然這么早就去了。”

    “王夫力排眾議,壓住了女王的幾個兄弟姐妹,讓小公主先適應政事,并且接受儲君的教育,這期間,王夫攝政,但兩年內必須把權柄交還給公主,然后公主登基,成為新的女王。”

    艾麗卡有些無奈,“說起來,小公主也正在往王城趕來呢。”

    “我好像之前聽誰說過這位公主,她好像比我大四歲。”伊蓮恩想,四年后,感覺還很遙遠,到時候自己在做什么?

    “讓一個十七歲的少女來掌控整個國家……”艾麗卡頓了頓,意味深長地說:“其實也不算小了,但愿她會是位英明的君王。”

    車窗外掠過大片的平原,樹林,以及河流,太陽落下又升起了好幾次,兩人終于到達了王城。

    等兩人安頓好之后,伊蓮恩看見家里來了客人,似乎是來商談工作的問題,接著艾麗卡就忙于準備數日后的演出,沉迷練習。

    伊蓮恩感到慶幸,這次的搬家沒有影響到艾麗卡的事業,不然她會愧疚到難以入眠。

    鑒于前車之鑒,她不太敢一個人出去溜達,安靜地待在家里的窗前看書,看累了就看看窗外的人來人往。

    這天上午,她也仍舊是愜意地在窗口讀書。

    她看到了自己不懂的東西,卻又不好去打擾艾麗卡,干脆打開窗子,想要稍微休息一下。

    這時,一隊車隊逐漸行駛過來,風吹起了簾子,露出了馬車里的少女的臉龐。

    她臉上帶著旅途的疲憊,但這也難掩她眼中的沉重與傷痛。她似乎是被風吹起的簾子吸引注意力,往外看去――

    對上了趴在窗子上的伊蓮恩的眼睛。

    這一個對視只有一瞬間,馬車便駛過了這個窗口,但伊蓮恩卻忘不掉她的面容。

    “要是我是畫家,我就可以把那一瞬間畫下來了……”她有些遺憾,“多美的畫面呀。”

    塔莉婭坐在馬車里,仍舊是一言不發。

    她自從得知母親去世之后,就很少說話,悲傷一直環繞著她。侍女也知道她不想被打擾,也是一路沒有說話。

    等到了王城,進了城內,充滿生活氣息的喧鬧聲音就一直從馬車外傳來,將她的思維從和母親生前相處的回憶中拉了出來。

    風兒吹起了簾子,她隨意地往外頭看去,一瞬間,她恰好對上了一個趴在窗戶上的女孩的眼睛。

    陽光下,那個女孩的眼睛像琥珀一樣,帶著學者們特有的氣質,敏銳而冷靜。

    下一秒,馬車就駛過了那個窗口。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