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人說我是個異類,不為世間所容。
  所以詛咒我
  不老不死不滅,只得穿梭于一個個軀殼之中。
  永生永世,循返往復。
  世事無常,我欲乘風不歸。
  我在萬千奇幻世界,等你一起來踏上著毀滅的征途。" />

top2

作者:一葉麥子 | 發布時間:2018-07-17 18:32 |字數:1328

    靈氣濃郁,鳥語花香,濃綠郁翠的群山正環繞在四周。云霧繚繞,溪水緩緩的流淌,靜靜地。隨著落日最后的一抹余暉的落下。

    我勾唇一笑,好地方。身處依米花海之中的的我聞著淡淡的花香,輕輕闔上眼,陷入了沉思。

    五年的時間一瞬的綻放,真的值得嗎?

    “喂!你快離開!那里不能待著!”。聲若黃鶯出谷般清脆的一聲嬌喝,少頃,一女子身著碧綠的翠煙衫從郁郁蔥蔥的山林里走出。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煙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嬌媚無骨入艷三分。她身背長劍,身姿搖曳的向我走來。顧盼之際,萬千風情盡覽無疑。

    真真是個絕色美人兒!我暗嘆。

    “為何不能?仙子說笑了。”我挑了挑眉,依舊神色自若的在原地呆著。

    “你…”她羞惱的紅了臉,兩腮通紅。美人生起氣來也是俏生生的好看。

    “這是我們百花谷的禁地,你怎敢來此?”

    “那又如何?”與我何干,這人有些無理取鬧啊…

    “總之,你快離開,不然我怕就對你不客氣了!”青衫美人說著施法便要驅劍而動。

    “好好好,仙子莫要動怒。我這就離開便是。”我詭異一笑,緩緩走向她。依米花綻放的絢爛到了極致,平白生出幾分妖艷來。

    青衫美人見我如此,便也不再多為難,幾息之間,手停止了施法的舉動,直盯著我,似是怕我反悔不肯離開。

    “仙子果然有趣。”一個移步瞬移,我已到了她的面前。

    青衫美人沒來得及發出一絲聲音便已消弭于世,灰飛煙滅。

    依米花海依舊那般絢爛的開著,死一般的寂靜,空谷里穿來鳥鳴和些許蟲聲。平靜的像是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我凌空到了懸崖之上,俯視其下,雙手凌空略一擺動,氣中有波盤旋而動。一瞬之間,原先像仙家秘境般的得天獨厚的地方已成了修羅地獄。

    陰氣森森,時有鬼嘯哀絕,恐怖的氣息飄蕩在此間,夜幕降臨,更添幾分詭異之色。

    開始了啊…

    我一個閃身躲過了一人的凌空一擊,一白衣勝雪的男子,光風霽月的出現在我面前。

    “別來無恙啊,夏子乾。”我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夏子乾雙目緊盯著我,迸發出猛烈的恨意拿著泛著寒光的劍向我沖來:“去死吧!”

    長劍長驅直入,刺進了我的胸膛,鮮血從胸腔里源源不斷的涌了出了,在黑色的衣袍浸出了血漬,夏子乾張大眼睛,緊張的吼道:“為什么不躲開?”

    立馬跑到我的身側,抱著我。

    我一語不發,毫無舉動,嘴角的鮮血流了出來。

    真是糟糕啊,內傷很嚴重呢。

    “你不是很厲害的嗎?為什么?為什么?”他雙目呲裂,望向我的眼神復雜的難以言明。

    忽然他哭了起來,眼淚砸到我的臉上滑下落到嘴里。

    我嫌惡的皺了皺眉,真臟啊,一個術法驅動,抹去了我嘴角的淚水。

    “次”的一聲,利刃劃透過衣服進入血肉之軀的聲音。

    夏子乾死了,一擊斃命。

    我推開他,面無表情的望向空蕩蕩的崖頂,說道:“你殺了他,嫁禍于我,有意思么?”

    “沒意思,可我覺得有意思。”無端端的空中穿來一個古老的聲音,沙啞的難聽。

    這是什么理由?無疾而終?

    越來越有趣了啊…

    身上噴涌的鮮血早已凝固,奇跡般的復原好了,完好如初。

    我低頭摸了摸剛剛受過一劍的胸膛,輕聲呢喃,原來竟是這樣的么?

    “你滿意了么?這樣的結果。”

    “自然。”

    我瞥了一眼隱在林中的一角,一個東西似乎悄然消失了。

    啊,看開了么?我勾唇一笑,甩袖離去。

    世間癡男怨女何其多,紅線錯牽,癡情錯付。紛紛擾擾糾纏不清,依米花紛紛揚揚的飄下,落了滿地,美得如夢似幻。

    時間還在繼續等待,等待下一次的開。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