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多年,一個男人的出現打破她平靜的生活,而他的出身更是一個謎,一段沉淪的真相也漸漸浮出水面。
PS:
這是一段70后男女的故事,時代下的沉浮與過往。
歡迎收藏、歡迎閱讀。" />

第十七章

作者:小寧小寧 | 發布時間:2019-02-17 03:20 |字數:2040

    “你不要這樣,快點放開我。”蕭筱忍不住掙扎。

    “我抱自己的女人,有何不可?”男人冷言道。

    隨即,一手把女人從自己的肩膀扛了起來,無視了她的掙扎和呼喚,沒一會功夫,蕭筱就被他扔在了車上。

    當陳墨林正欲對蕭筱做點什么時,發現她的唇上腫腫的,帶點血色的浪漫。

    “你和哪個野男人親熱了?”因為心中的憤怒,就連說話也冷厲了不了。

    蕭筱本是要回家的,卻被莫名奇妙的發泄了怒火,她也不是軟性子,語氣不由的沖了起來“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跟誰在一起就跟誰在一起,你管得也未免太寬了吧!”

    “啊……疼……”蕭筱突然感覺手腕一疼。

    垂眸望去陳墨林此刻正面目猙獰的捏著自己的手腕,不復平時里謙謙君子的溫文儒雅,整個車內的溫度近乎冰封,

    “蕭筱,跟我去領證。”沒有像上次的詢問,幾乎是肯定到不容置疑,有那么一刻,陳墨林很想用婚姻把蕭筱束縛在他的身邊,就算是過了這么多年,她還是太有魅力了,她生了孩子后,全身上下充滿屬于少婦的魅惑與成熟。

    “陳墨林,你這樣有意思嗎?有嗎?如果我在意別人的評論,我早就找個男的搭伙了,但我不想,如果說是什么令我沒有了對愛情和婚姻沒有了期盼,那就是在我有了樂樂的時候。”

    陳墨林明白蕭筱的話中之意,確實,都是他虧欠的,“筱筱,是我的錯。”

    “你在六年前這么說還有可能,現在,就放了我吧!”蕭筱閉上眼睛,表情頗為痛苦。

    就在這時,蕭筱手機傳來一陣電話玲,看到是一則陌生來電,她猶豫了片刻還是接了下去。

    當她聽了電話,整個人都緊張到懵了,“你就是能源局長蕭建山的女兒蕭筱嗎?我跟你說,你小孩現在在我手上,你最好給給乖乖的打500萬來,不然你就等著收尸吧!”

    緊接著還有蕭樂樂的哭聲,當她想再問多兩句對面卻掛了。

    “筱筱,你怎么了?”陳墨林見蕭筱一下這么緊張,不由的擔心道。

    蕭筱泣不成聲的把剛才電話里綁架的事和他說了一遍,“墨林,你說現在怎么辦?我好怕,我好怕樂樂她會……”

    “筱筱,對方還只是謀財,你想想你爸媽是有什么仇家嗎?” 男人沉思片刻問道。

    “我…… 這怎么可能呢? ”

    “筱筱,你看這樣,你先去報警,我拿錢去他們說的地方看看,知道了沒?”陳墨林說道。

    “你要注意安全,他們不是善茬。”蕭筱擔心的說道。

    S市城郊鎮上,一處不起眼的平房里,窗口封得嚴密,外面看不到里面任何的一處。

    但與外面瓦片房不同的是,里面裝修極度奢華,地板、桌椅以及大部分的家具,都是用白金打造的,可以看出屋子主人生活之奢靡。

    在客廳中央,精雕的白金桌椅上,坐著一個俊美非凡的男人,他的著裝頗為正式,全身的西裝革履襯托出他身上的氣質不凡。

    男人緩慢又仔細地一遍又一遍翻閱著照片,不知是照片里印了什么?讓他眉頭緊鎖。

    “是你們逼我的,蕭筱,要怪就怪你家和我家的恩怨。”

    蕭筱此刻不知,這一刻等待她的終將是萬劫不復的命運。

    而此刻,蕭家里也是亂成一鍋粥,蕭筱已經報警了,但是樂樂的安危還是一個未知數。

    “筱筱,你知道嗎?這次樂樂的綁架并不簡單。”蕭建山愁容滿面的說道。

    “爸,怎么說?”

    “二十五年前,當時我還沒進機關,在銅場工作的時候,當時作業區那里鬧出過人命,這個你以前應該知道吧?”

    “你說這個干嘛?”蕭筱疑惑道。

    “其實當時死的人是作業區部長,所以我才有機會當作業區部長,當時我發現他在桐場,正好當時沒有工人,所以我……  而綁架樂樂的很可能是他的后代所為。” 說話間,年邁的眼中閃過一絲狠戾。

    蕭筱的心中頗為震驚,她知曉官場險惡,人心隔肚皮,但她不敢置信的是她的父親也是這樣的,這些年在這個位上之前,或許他還做了更多類似的事。

    蕭筱極力掩飾住眼底的震驚,聲音略帶顫抖的說道:“那…… 那…… 爸,你又如何肯定一定是他的后代?”

    “筱筱啊!有些事情你還不了解,其實這些年那人已經威脅我很多次了,甚至還追殺過我,只是都沒成功過,他這次是把主意打在樂樂身上了。”

    “那現在樂樂怎么辦?”蕭筱不由的擔心起來。

    “你先別想那么多,你舅已經讓便衣去看了。”蕭建山說道。

    蕭筱對于自己的舅舅沒有多大的印象,只曉得他在公安上班,其他都不了解,但是聽爸爸的語氣,可以看出舅舅也是在一定位置上的,不然不可能隨便派便衣。

    “爸,我也去,不然總覺得不安心。”蕭筱愁容滿面。

    “你別鬧,你知道他們的目標就是我們全家,這太危險了。”蕭建山的語氣不容置疑。

    “不行,樂樂是我女兒,我不能不去,就算死之前也要看到她。”蕭筱怒吼一聲,便奪門而出。

    夜色撩人,在已是傍晚的城郊,這里沒有所謂“城市的繁華與喧囂”,充滿濃烈的鄉村氣息,這里沒有工業化的污染,這里就是一個小漁村,人們的生活都是依靠打魚維生,在這里方圓百里,都看不出這片土地屬于繁華落盡的s市,但沒有人能想得到,在許多年后,這里同樣與s市一樣繁華落盡。

    只是如今的城郊,除了都在甘甜的夢里的人們,還有一陣陣警車的喧囂聲。

    此刻,陳墨林按照劫匪的約定來到城郊的一個小巷,接著便給蕭筱發了一條短信,說明其位置所在。

    這時幾個壯漢從暗處走來,與他交頭,“跟我走,去見老大,否則就別和那小奶娃一起陪葬。”

    陳墨林覺得這些人實在是太過陰險毒辣,幸好他發短信讓蕭筱小心提防點,否則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