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回千百世后,她得到一次脫離無限輪回的機會。為此,她竭盡全力,卻發現世事的變化實非她所能掌控,且看她如何在風雨飄搖中秉持道心,把握住稍縱即逝的機會,脫離這無邊苦海。

ps:1,作者有些任性,想到哪寫到哪;
       2,斷更是常事,請寬心;
       3,文中若有不合理之處,望指出。" />

第29章 趁火打劫(2)

作者:青塔 | 發布時間:2018-07-30 08:43 |字數:2948

    原來衛家上個月請來了一位繡工極為出色的繡娘,欲招攬年輕的姑娘去學習,只要學有所成,就可以成為衛家的專職繡娘,待遇自不用說。而且衛家此舉極為大方,在衛家的學習期間就有薪酬,還管吃喝,一下子就吸引了一大群姑娘前來應招。

    莫詩菡也是其中一位,奈何負責招人的管事一看她粗糙的雙手,立即就將她給轟走,在他看來這樣的人,不論如何學習都不會有什么作為,又何必白白浪費米飯呢。

    可憐詩菡一腔期許,落得如此嘲弄。回家就是一頓稀里啪啦地哭訴,何英心疼,想起莫小妹曾與衛三公子打過交道,便尋思著讓她去說說情。

    莫小妹這才了解事情原委,她急忙推辭:“娘,衛三公子是什么人您還不知道嗎,我不過是許府一個下人,只怕連他的面都見不著,又如何說情的?”

    何英道:“這你盡管放心,我認識一位大娘,她的閨女就在衛公子的院子里作丫鬟,她會想法子讓你見衛公子一面的。”

    莫小妹不覺就討厭起那錠銀子來,若不是有這銀子,她娘哪有閑錢去打點那個所謂的大娘,她也不必去做這個糟心的事。

    她垂死掙扎,道:“娘,我跟衛公子不過是萍水相逢,哪有什么交情的?我去了又能管什么用,還不如省點銀子,替姐姐攢點嫁妝來得好。”

    莫詩菡聽她這么說話,臉色蹭地一下紅到耳根,啐道:“不許你胡說八道!”

    莫小妹笑道:“好好好,不許我胡說報道,就許姐夫胡說八道,可好?”

    莫詩菡怒極,上前抓住莫小妹,就是一通亂撓,“我讓你說,我讓你說!”

    姐妹倆鬧成一團,何英才沒她們這般好脾氣,不過想想莫小妹的話也是有幾分道理,事若不成,這白花花的銀子就打了水漂。

    她躊躇再三,問莫詩菡:“你有什么打算沒有?”

    此時莫詩菡已從莫小妹身上離開,對何英正色道:“娘,就算只有一成機會,女兒也不愿錯過!”

    母女倆主意敲定,莫小妹就算不想去,也是不成了。何英也是立即出門打點,打算第二天就讓莫小妹去說情。

    不久,衛三公子院子,丫頭小影將五兩銀子呈上,道:“公子,又有一個姑娘托我辦事,讓我想辦法讓你們見上一面。”

    衛勇嘿嘿一笑,將銀子接過,卻只要了四兩,“這一兩銀子你留著,有錢大家一起賺。”說完,又得意道:“小影,我這主意怎么樣?不出半月,就白賺了幾百兩銀子。”

    小影雖也賺了百八十兩,為人卻有幾分厚道,為難道:“公子,來求您的人多是貧苦人家,您這樣做,與趁火打劫的強盜有什么分別的?我們不如收手吧。”

    衛勇笑道:“小丫頭,你懂什么,強盜劫財賣的是力氣,而大爺我憑的可是智慧,力氣跟智慧如何能比的?”

    小影道:“可一樣是趁火打劫呀!”

    衛勇擺手道:“你不用說了,我也不想聽。你這就去告訴那些人,說我明天會到城外的靈山寺燒香拜佛,到時我一個個地接見她們,來一個全不知情,哈哈。”

    第二天一大早莫家姐妹就趕到了靈山寺,抬眼一瞧,側耳一聽,才知靈山寺和尚正做早課,阿彌陀佛之聲彌漫整個寺院。

    她倆走進寺院,聆聽佛語,身心一下子就安靜下來。兩人都沒來過寺院,要尋個和尚打聽,不知怎的,莫詩菡突然躲到莫小妹身后,身子軟軟地靠在莫小妹背后,聲音細如蚊蟻:“小妹,你看那個和尚,好俊呀!”

    莫小妹看過去,果然是一個十分俊氣的和尚,年紀輕輕,大不了她們幾歲,此刻正獨自一人坐在一塊巖石上觀自在。

    她在等級森嚴的許府過得十分小心,多余的話都不敢多說,如今踏進清靜之地,心情大好,便有了幾分促狹之心。

    只見她拉著莫詩菡走過去,圍著和尚轉了兩圈,笑道:“姐姐,你瞧,這個光頭和尚好沒道理,我們來了,他卻裝看不見。”

    和尚法號迦葉,他年紀雖輕,佛法卻精深,寺里和尚哪個見到他,不得尊稱一聲:大師兄。

    如今被一個小丫頭稱呼光頭和尚,幾年修持的定力差點就失控,好在他佛法真不是白念的,口里連說幾句“阿彌陀佛”,心便再次平靜下來。

    迦葉開口道:“阿彌陀佛,不知施主所為何事?”

    莫小妹也是暗暗佩服這和尚的修養,她只是不相信這么年輕的和尚能有多大的修為,于是,她笑道:“光頭和尚,我是來給你介紹媳婦的,你看我姐姐長得怎么樣?”

    給和尚介紹媳婦?這可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迦葉又是多念幾句佛號,心才平靜,他竟真地朝莫詩菡看去,只一眼就將莫詩菡嚇得躲到莫小妹身后,只露出半個頭。

    迦葉道:“阿彌陀佛,令姐秀麗脫俗,是一位難得一見的美人。”

    莫詩菡被說得臉色通紅,心下竊喜。莫小妹卻道:“我聽說得道的高僧能觀紅粉成骷髏,你卻著眼于相,可見道行甚淺哩。”

    “施主,貧僧修持三摩提法門,于相中修行,在相中自然見善、見惡、見美、見法、見一切事。”

    “可我聽說佛法講空,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即便佛法本身也是假的,你眼中卻見一切相,如何修得正果?”

    迦葉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施主所言非虛,只是如何不明‘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這句話本身也是虛假的,是不真實的,施主拿不真實的東西去比較,如何能見證真實。”

    “那你說,什么才是真實。”

    “不可說。”

    “你是不想說,還是說不了?”

    “施主,佛說有,眾生就執著于有;說無,眾生就執著于無;說非有非無,眾生就執著于非有非無;佛說什么,眾生就執著于什么,因此真實不可說,一說就不真實了。”

    莫小妹笑道:“這么說,‘不可說’本身才是真實,對不對?”

    不待迦葉答話,莫小妹突然又道:“哎呀,我是不是又執著于‘不可說’了?”

    迦葉道:“阿彌陀佛,施主慧根不淺,何不出家修行,見證真如本性。”

    莫小妹心下好笑,這和尚才和她說幾句話就想著度化她,不過她對這和尚的修為大為佩服,有些問題就想著切磋一下。

    于是,她又道:“你這個‘不可說’跟道家講的‘道’頗有相通之處。”

    不料,迦葉卻道:“施主,道家講究性命雙修,可終其一生不外是度化自身,于眾生何益,自私自利,不談也罷。”

    莫小妹道:“和尚,自私與無私、善與惡、仁與不仁、義與不義等等在佛家看來都是無自性的,是空的,是假的,你拿空的假的來論證道家的自私,不覺有失偏頗嗎?更何況,道家有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本無是非之念,仁義之別,孰對孰錯,這真的重要嗎?”

    迦葉真沒想到莫小妹小小年紀學識這般淵博,他思考好一會,方道:“施主,老子明明知道‘道可道,非恒道也’,他還是洋洋灑灑地寫下五千多字的《道德經》;莊子明明討厭儒墨之爭,主張站在環中看一切是非,可他還是寫下《齊物論》,作為一個新的爭論點。他們這樣做法,貧僧不懂,請施主釋疑?”

    兩人就這樣你來我往地論辯道佛兩家的觀點,渾然不知時間悄悄地溜走。

    莫詩菡間歇聽到和尚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請問自然比道孰更究竟’云云,兩人又就著道與自然的關系一通辯論,她只聽得云里霧里,渾然不解其味。

    眼看約定的時間即到,她連忙拉起還要說話的莫小妹就跑,直將和尚甩沒影了才停下,好奇道:“小妹,剛才你說的什么呀,我一句也聽不懂。”

    莫小妹笑道:“聽不懂就對啦,我也不知道自己說的什么。”

    莫詩菡一點也不相信,說道:“別的也就罷了,可有關是非之別,我可有話說。”

    莫小妹笑道:“說什么?”

    “我是這樣想的,我們身為人,可能無法分辨孰是孰非,難道天上的神仙也不行嗎?”

    “哎,我的好姐姐,神仙神通廣大,你將他們扔進油鍋里煮,他們不會覺得熱;你將他們丟到湍急的河流中,他們不會覺得悶,這樣的神仙,你覺得他們會關心、會在乎、會思考人世間的是非嗎?”

    莫詩菡半晌無語,她總覺得莫小妹這番論調有問題,卻說不出來,不管怎樣莫小妹這般能說會道,真讓她打心底里佩服。

    說話間,兩人已到了地方,只見人影幢幢,好不熱鬧!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