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三章 被男票害死的女孩1

作者:唐生啊 | 發布時間:2018-07-01 18:18 |字數:2627

    被男票害的女孩1

    唐一畫哦了一聲:“天黑了,該睡了。”

    說完,她就靠在了山壁上,閉上了眼睛。

    旁邊,墨旬揚渾身散發著憂郁又瘋狂的氣息-

    夜幕褪去,朝陽升起。

    陽光照進昏暗的山洞,黑暗一點點被驅散。

    唐一畫睜開眼睛,站起了身。

    邁過躺在地上雙眼紅腫睡的和死豬一樣的墨旬揚,走向洞口。

    “五十二…?”身后,響起沙啞的聲音。

    唐一畫背著手,看著林立郁蔥的樹木,淡聲道:“他們找來了。”

    墨旬揚聞言,起身走過來和唐一畫并肩站著。

    “走吧。”唐一畫說著拉起他的胳膊就要跨出山洞。

    “等等,本王不走。”墨旬揚躲開唐一畫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唐一畫面癱著臉看向他。

    墨旬揚背起手,蜜汁淡定,“皇兄一定不會怎么樣我的。”

    唐一畫:……呵。

    幽深的眸子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墨旬揚,并沒有說什么。

    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洞口約莫十來分鐘,一隊衣服上繡著金線的黑衣人找了過來。

    十二個黑衣人看到洞**的兩人,立馬圍了上來,拔劍就要沖上來。

    墨旬揚見狀,冷喝一聲:“你們這群奴才要做什么!本王可是皇兄的親弟弟!”

    領頭的金線黑衣人腳步不停:“我等奉皇命前來捉拿叛國賊。”

    呵,打臉來的太快就像龍卷風。

    墨旬揚聞言身子一僵,殷紅的唇張了張,艱澀的吐出幾個字:“叛…國…賊…”

    隨即發出癲狂的笑聲,“呵呵…呵哈哈哈哈…皇兄,你真無情……”

    雖然在笑,但是眼里的淚卻怎么也止不住。

    金線黑衣人已經沖過來了,唐一畫刷的拿出一把淬了毒的飛鏢,注入內力和一絲星辰之力,雙手一揚,飛鏢就飛速沖向十二人。

    黑衣人們紛紛舉劍格擋快如閃電般的飛鏢。

    唐一畫趁機撈起整個人陷入悲傷逆流成河狀態的墨旬揚的胳膊就走。

    同時,還不忘回頭又扔幾把飛鏢和毒粉-

    兩人如游魚般穿梭在山林里,躲閃著黎國暗衛士兵們的搜查。

    最終卻還是被圍住了。

    在山林里逃了半個多月,唐一畫和墨旬揚的內力都耗的差不多了。

    然后就被堵在了斷崖前。

    唐一畫看著不斷圍過來的人,一把把墨旬揚推下了斷崖,然后她也跟著跳了下去。

    墨旬揚感覺著耳邊呼嘯的風,看了一眼唐一畫,苦笑一下,直接閉上了眼睛。

    唐一畫面無表情的看著正下方繚繞的霧氣,挪了挪身子,擋在了墨旬揚身下。

    她死沒事,任務目標得活著。

    不知下降了多久,唐一畫和墨旬揚被氣壓沖的已經暈了過去。

    就聽彭的一聲,崖底的水潭被重物擊起水浪。

    不斷涌入口鼻的冰水讓唐一畫和墨旬揚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看清周圍的環境,連忙往潭面上游。

    “救…我”

    突然,墨旬揚身子一僵,慢慢沉了下去,嘴里發出微弱的呼救聲。

    唐一畫游過去,拽著他的胳膊往上游-

    “咳…咳”

    墨旬揚吐出水,仰躺在潭上的大石頭上打冷顫。

    唐一畫站在一旁,環顧四周。

    水潭周圍全是氤氳的霧氣,完全看不清任何東西。

    就在唐一畫張望的時候,一道雌雄莫辨的聲音突然在頭頂響起——

    “你們是何人,為何擅闖本座的練功池!”

    唐一畫道:“我們……”

    “滾——”雌雄莫辨的聲音打斷唐一畫的話。

    然后唐一畫和墨旬揚兩人就騰空而起,飛射了出去。

    唐一畫:……

    飛速穿過霧氣,兩人落地。

    唐一畫看了看四周,昏暗一片,貌似是個隧道。

    架起氣若游絲跟死豬一樣的墨旬揚,唐一畫摸著石壁向前走著。

    走了大概五六分鐘,兩人到了隧道口。

    出了隧道,入目就是一片小樹林。

    ……

    ……

    墨旬揚因為沒有及時得到治療,直接發燒燒死了,唐一畫把墨旬揚安葬好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

    世界:現代。

    委托人:安知畫。

    委托簡介:安知畫,女。家境小康,有個帥氣的男朋友,準備大學畢業就結婚。

    然而,大學畢業那天,安知畫卻被人下藥了,和一個陌生男人滾了床單。

    第二天早晨,安知畫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失身了,頓時慌了起來,忍不住紅了眼眶。

    那個陌生男人不耐煩的扔給了她一張支票。

    安知畫一把撕爛支票,指著男人,讓他滾。

    然而,陌生男人還沒來得及滾,門就被撞開了。

    安知畫的男票和閨蜜沖了進來。

    不可置信的看著安知畫。

    安知畫剛想解釋,奈何證據確鑿,男票不聽,閨蜜還煽風點火。

    安知畫絕望了,讓那個陌生男人解釋,但是男人裹著浴袍直接出去了。

    男票沖過來甩了安知畫一巴掌,然后說:“我們分手!”

    說完就出去了。

    閨蜜呵呵一笑,挽著安知畫男票的胳膊也跟出去了。

    安知畫穿上衣服跟出去,男票早沒影了。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打開門,吧唧一巴掌就呼了過來。

    安知畫的父親怒氣沖沖的指著安知畫,說:“我沒有你這個不知廉恥的閨女!”

    然后她媽就在一旁紅著眼眶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安知畫剛想解釋,她爸就把一個行李箱扔了出來,碰的一聲,衣服紛飛。

    她爸怒吼:“你滾,不要進我們家!”

    然后碰的一聲,門被關上了。

    安知畫原本隱忍的眼淚嘩的一下就流出來了。

    拍著門解釋:“爸,我,真沒有。媽,我是被人下藥了啊…”

    “你們不要我了,我怎么辦啊…”

    然而,屋里她爸并沒有說話。

    拍了一陣門,鄰居都被拍出來了,她爸還是沒開門。

    安知畫紅著眼睛,撿起衣服,拉著行李箱就走了。

    站在馬路邊,茫然的走著,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涼風吹過來,明明涼爽的天氣。卻感覺整個人都墜入了冰窖一樣。

    安知畫拿起手機給男票打電話,想說點什么。

    但是,電話接通,那邊直接傳來罵聲,安知畫舉著手機,聽著謾罵,感覺心特別痛。

    麻木的聽著罵聲,安知畫看到了那個睡了她的男人。

    她跑過去,舉著手機有些瘋狂的拉著他讓他解釋。

    那個男人卻皺起了眉,抬手讓幾個黑衣人打昏了安知畫。

    帶著她來到了別墅。

    等到醒來,安知畫就看到了一則監控,和一段錄音。

    畫面是男票和閨蜜摟摟抱抱的進了賓館。

    錄音是閨蜜計劃給安知畫下藥,讓她失身,以此讓安知畫和男票分手。

    安知畫澀然一笑,和男人道謝,然后拿著監控錄音去找了閨蜜和男票。

    兩人看到監控和錄音,慌了一下,然后對視一眼,就把安知畫弄昏扔到了湖里。

    委托:讓那對狗男女身敗名裂。

    ——

    天上黑壓壓的一片烏云遮住陽光。

    天陰沉的仿佛能滴墨一般。

    酒店,昏暗的房間里,穿著白裙子的妙齡女孩雙頰嫣紅目光迷離的躺在大床上,一雙白皙如玉的手不住的撕扯著領口,粉嫩的唇里發出喘息聲。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

    一個頎長高大的身影踉蹌的走了進來,碰的一聲關上門,然后上了床。

    窗外嘩嘩的雨聲掩蓋了起伏的呻。吟聲。

    清晨的陽光穿過窗子,照進了屋子。

    屋子里到處是難聞的氣味。

    大床上渾身青紫的女孩羽睫顫顫,掀開了眼皮。

    露出了一雙幽深如潭的眸子。

    唐一畫坐了起來,神色不明的看了一眼旁邊光裸著身子的男人。

    下床撿起地毯上的裙子,走進浴室。

    浴室響起嘩嘩的水聲。

    床上,男人皺皺眉,睜開了眼睛。

    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有些茫然。

    撐死身子,他揉揉太陽穴,聞著屋子里奢靡的氣味,一怔。

    回想起了昨晚的一切。

    他被人下藥…然后和一個女人……

    “咔”

    浴室的門打開。

    唐一畫披散著還有些濕的長發走了出來。

唐生啊 說:

暗衛那個,太長時間沒寫,寫不出來了。 —— 畫的我家一畫(Ծ ̮ Ծ我侄子說畫的丑,好吧,是有點丑 …2333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