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混亂的年月,整個內陸地區被閩粵地區一個新興的軍閥林紫曦攪得一團亂,與此同時,第一次世界大戰也在世界蔓延!
PS:
本文半架空半考究。" />

第八章

作者:小寧小寧 | 發布時間:2018-06-26 04:46 |字數:1968

    “是的。”老人說道。

    楊紫曦的心中一糾,她的胸中升起一股復雜而又欣喜的情緒,她感受著心中那一起一落的緊張,嘴角閃過一絲微微的顫抖。

    腦中閃現出前生那黑白分明的照片,一種淡淡的印象浮現在她的記憶里,這記憶似是如此之漫長與悠久,又是如此之頃刻與短暫,但她還想再想起什么時,那片刻的記憶就悄然無聲的離開在她的腦海。

    她使勁的想著,覺得那種感覺很是熟悉與親切,她突然整個人呆愣愣的,使勁的搖了搖頭,最后嘆了口氣。

    “哎!”這無聲無息的嘆息,讓田小瀘與田老有些困惑。

    田小瀘也放在了他的小面子,疑惑的問道:“你怎么啦?”

    楊紫曦抿唇笑了笑,說道:“其實就是覺得你們讓我感覺挺親切的,像家人的感覺。”

    田小瀘驚訝的看著楊紫曦,他沒有想到她會如此說,但畢竟此時他與她并不熟悉,只是心中覺得他與她并不熟悉,這小姐怎能說如此之話?

    “你可別想亂認這親戚了。”田小瀘話雖說得有些不好,但語氣平和,稍微有點調侃兒的意味。

    楊紫曦輕輕一笑,她心中對田小瀘的印象好了幾分,突然間覺得這人的心底里也不壞。

    隨即她擺了擺手,笑著說道:“方才是我失禮了,不說我還忘了,我還要去吃晚飯呢!”

    楊紫曦沒把方才之事放在心底里,她覺得是生活中不足為奇的小插曲,只是相識是注定的,天數已定之下,她或許還不會想到,她與他本就同根,田小瀘是她前生祖輩之上的太爺爺。

    武昌停留的日子過得很快,數日后整軍開始繼續向北出發,而這次整個營也混合不少預備役雜牌士兵。

    國府的整編也讓嫡系士兵略微有些不滿,再加上雜牌士兵的訓練不精,行軍之速度也慢了不少。

    在已是日落之際的時候,劉云青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陽,又讓副官拿來了指北針和地圖,他仔細的研究著該往哪個方向走去。

    而再這深山老林之中,修整時間不多下又繼續朝太陽西落的前面朝北處一條小道走去。

    一個月后,北伐的炮火在整個大陸北方打響,北伐的聲音在許多國中、大學的宣揚了起來,一時間高等學校、高等女校的進步知識青年紛紛組織起來到大街上去做反宣言。這不可謂是不熱鬧啊!

    此時此刻,在一個的一個村莊里,河南一個不知名的大山深處,停留著一片的全副武裝的國軍戰士。

    武昌地理上是在河南的南下方,也就是如今的湖北,而河南也就在北平的南下方,這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而如今北洋政府就在北平,若是把河南控制了,那可是進可攻退可守,北平可就兵臨城下了。

    所以要想攻下北平,必須全面控制河南,而河南雖說是北洋政府的地盤,但是這年頭軍閥林立的,哪個軍閥愿意無條件給袁世凱賣命?收買人心乃上策,收買不成才動真格,再說了國軍自身能少點損兵折將就少點,畢竟北伐路漫漫,我輩需為黨國之統一而保存實力也。

    轟隆隆,馬蹄陣陣,煙塵滾滾,通往北方的大道上,一支數千人的國軍部隊翻山越嶺,披星戴月,向著北方河南的方向疾馳而去。

    從武昌出發已經有數日,一路上,二十營等士兵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行動。十天十夜的時間,已經足足趕了數千里的路程。

    河南,一個不大不小的小縣城,縣城的門口,一批騎著馬的軍隊,還有步兵連整齊劃一的走著,左右兩邊都站著不少的百姓。

    這里是淅川縣,是一個小縣城,不怎么出奇,有許多的百姓過著平凡的農耕生活,但這里的地理是優越得很,與湖、陜兩省相鄰,算是河、湖、陜的交界之縣。

    有時候百姓們出省走走山路一兩天便可,可是方便得很。

    只是,這時突然出現一支武裝好的士兵,而且還好巧不巧的出現在浙川縣,此時北伐的第一炮蓄勢待發著準備打響,要說這是巧合之事,那是可不能的。

    這不,剛進縣城的士兵就唱起了軍歌。而且在如今大勢下政治傾向挺強的歌曲。

    此時士兵后排的一個女人有些慢吞吞的走著,和大伙的士兵一起哼著曲兒,唱著的同時還連連打著哈欠。

    打倒列強 ,打倒列強 ,除軍閥 ,除軍閥 ;

    努力國民革命 ,努力國民革命 ,齊奮斗 ,齊奮斗。

    打倒列強 ,打倒列強 ,除軍閥 ,除軍閥……

    只是到了一半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周邊的百姓們突然一起大笑了起來。

    話說一群士兵哼著曲兒的時候,也不知道哪里人突然哼哼了一句—

    兩只老虎,兩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沒有眼睛,一直沒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一部分士兵其實自己也不曉得那歌詞怎樣的,別人怎么唱就模仿著,然后就鬧出了這么個烏龍。

    而后排的一個軍官面色尷尬,直接推了推身旁的女人一把,有些惱怒的說道:“楊紫曦,你做什么白日夢?給老子搞出這么大的烏龍,老子要讓排長處分你。”

    還有些困意的楊紫曦被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給吵到清醒,她努力回想著方才的事,腦中突然一個激靈,面上閃過一絲潮紅。

    往那小軍官靠了過去,咳嗽了兩聲,尷尬的媚笑道:“班長,我也是跟著別人唱的,我倆什么關系,這幾天分餐時我幫你瞧瞧怎樣啊?”

    小軍官嘴角抽了抽,心里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但是礙于飯菜的誘惑,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又為何要多管閑事?

    “那你你看著辦,記得到時候多拿點肉。”他不忘了提醒道。

    楊紫曦會意的一笑,她也干脆利索了點,走得沒那么的慢悠悠了。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