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眼的回眸 10

作者:穿封琢玉 | 發布時間:2018-06-30 22:17 |字數:2132

    那一眼的回眸 10

    幾天后,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伴著幾縷飄蕩的涼風,撕扯著空氣,發出淡淡哀鳴,突然,一個輕巧的人影破空劃過,沖散這陣冰涼的寧靜。

    正所謂北風呼嘯,秋風怒號……不好意思跑題了。

    來人一身黑衣,蒙著臉,風吹著幾縷她飄落在外的頭發,眼神凝聚,整個人顯得都很沉靜。

    其實,只是在和系統8012說話而已,而討論的東西還很傻,雖然,葉七手拿系統出產的精品3D立體情景地圖,可謂是好不順手,但是,總是會有意外出現,現在她正站在離柳家別苑隔一個院子的地方。

    糾結的卻是,很傻的東西。

    “這么多個院子和屋子,哪個是女主住的地方啊?”

    葉七很是無奈的撓撓頭,沉吟一下。

    8012:……

    葉七:……呵呵。

    系統老實的貓著,一聲不吱。

    夜風吹動葉七露在外面的頭發,徐徐劃過空氣,葉七盯視了一會兒參差不齊的建筑,紫色靈氣凝聚脈絡,雙腳用力一蹬,房檐上面的瓦片發出就快承受不住的吱呀聲,落地準確,直奔目的地,放眼望去,周圍最高的建筑,別說,還真是簡單直接。

    站在房頂上,輕輕挪開一小塊兒磚瓦,從小孔望去,雖然不能看到全部,但是,從身影也能確定這并非女主。

    既然確定,也不多耽擱。

    剛站定在另一側第二大的房檐上,葉七基本就能確定了,這個才是女主的屋子。

    輕飄飄的,葉七就挪在了女主閨房床邊,修煉靈訣之后,五感極好,眼睛掃在女主臉旁上,細嫩的皮膚上,一雙纖細的眉,眼睛閉著,呼吸均勻,一派安詳的樣子。

    葉七就那么詭異的立在旁邊,如果不去看,是感覺不到她站在那的。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眼神越來越幽深,系統也沒有出聲,似乎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葉七突然有些醒悟,與其說什么感天動地的真愛,不如說這是場卷進了權利漩渦的籌碼,只是陪襯和表象罷了,用這個看起來大的表象遮蓋陰影下的皇權之爭。

    劇情里也確實是男主從一個游走權利邊緣的閑散王爺成為了皇帝,只是到底怎么把最有力的皇位繼承人干掉的倒是歸功于女主了。

    最后女主也成為了皇后,可是貌似并非后宮沒有其他妃子,但是劇情到女主成為皇后嘎然而止,并不知道后續如何,停在了這個美好的真愛上,沒有后續。

    越想越是覺得有些歪劇情,算了,不想了。

    在女主柳惜若身上留了一縷氣勁,葉七遁走,原地早已沒有人影。

    ————分割線就是我————

    葉七以為不會再有事端,偏偏,離著老遠,發現一抹黑影在往反方向走,葉七一看,正是往柳惜若那邊去。

    不多想,直接以飄身跟去,還不能跟的太近,怕被發現。

    跟了一路,發現這家伙還真是往女主住處去的,葉七覺得嗅到了些什么意外狀況。

    這家伙是誰啊?畢竟劇情才剛開始,她還真不知道女主會跟什么人現在就扯上關系。

    同樣一身黑衣的人,似乎熟門熟路的翻進了女主的房間。

    葉七無言的跟在后面,看到黑衣人毫無顧忌的掀開了女主的被子,手摸上了女主柔嫩的臉頰。

    葉七眉毛一豎,差點一擊過去,采花賊?

    結果女主開口的一句話讓她收回了行動,并且讓她驚訝。

    “塵軒,你來了?”聲音嬌嬌柔柔,臉蛋暈紅,惹人愛憐,并沒有慌張的遮住身子的舉動,反而抱了過去。

    “惜若,早就想你了,可惜卻不能天天相見,等以后我成為侯爺,就沒人能阻擋你我了,到時候我勢必用八抬大轎把你娶回來。”黑衣人聲音低沉磁性,臉上的遮臉布早就被摘下了,露出了一雙好看的眸子和一張好看臉。

    “塵軒……”柳惜若眼角通紅,含羞帶怯,咬著紅唇,好想馬上就要感動的哭出來。

    “惜若……”,黑衣人看她這副模樣更是忍不住,直接吻住了那好似任君采擷的唇,柳惜若也沒有拒絕,好一會兒,才松開。

    葉七:……男主,我好像看到了你頭頂的青青草原。

    葉七不打算在在這看著這沒什么營養的男女情話連篇。

    直接走人,不想承認其實是有點被惡心到了。

    這在古代講究男女大防的時候,這兩人著實有些大膽,通常就算不是直接安排婚事,也是明面上交流情感,這可好,直接夜里私會了,難道見不得人嗎,兩人關系?

    只不過,就是不知道見到男主的時候,又會演一出什么大戲。

    這可真是,還以為是采花賊呢,沒想到竟然來了這么一出,卻是劇情里沒有的,令人意外。

    不過,那黑衣人說是侯爺?名字叫塵軒,不會是劇情里對女主愛而不得的忠犬吧,嶸城侯的三兒子?本來沒有什么可能成為世襲侯爺,卻因為男主登上皇位,有從龍之功成了新一任嶸城侯。

    但是,由于跟家里不對付,嶸城侯又是大皇子一派,自然,男主登上皇位之后,沒少下絆子,直接找了個錯處,嶸城侯一家除了這個女主忠犬,其余一個不剩,全部流放了,結果不言而喻,受不了路上壓榨和饑餓,最后竟然全是餓死的。

    而當時,這位忠犬在錦衣玉食里整天哀傷自己愛而不得的愛情,絲毫沒有想起自己的親人一分一毫,好像一點關系也沒有。

    真是諷刺,整日受著家里的供養,沒有受到什么虧待,卻絲毫不為家族著想,就是個食其血肉的白眼狼,

    拿不到侯爺之位,就好似虧欠了他,毫不猶豫的出賣,就為了“真愛”?

    葉七看到劇情里嶸城侯一家的結局,只覺得諷刺。

    這是寫男女主愛的故事嗎?簡直是血淚史,非要踏著別人白骨之上的真愛?

    葉七覺得這個侯爺三子叫什么塵軒的就是個腦殘,享受著錦衣玉食,吃喝不愁,不能帶來什么好的也就罷了,老實瞇著當個貴少爺就好,不護著一身血脈相連的,反而給家族帶來滅頂之災,最后他成了從龍之功,家里人都埋在了他鄉的荒漠,最后餓死。

    嶸城侯有這么一個兒子,可真是倒霉透了。

    現在就已經跟女主有了聯系,難保到時候讓男女主對眼的時候有什么變數,葉七想。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