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各方諸侯并起逐鹿,廢除帝制,聯省建國。

參與建國的幾位女性領導人 通(ge)力(huai)合(gui)作(tai),終于扭轉了舊社會中男尊女卑的陋習。" />

第十六章 (下)

作者:清泉 | 發布時間:2019-04-23 09:55 |字數:1212

    上郡雕陰縣,憶夢閣,韓龍煤礦的幾個管事下班后相約來這座新開業的青樓。曹富貴對另外幾人說道:我聽說憶夢閣的頭牌如煙姑娘,是從洛陽觀風樓過來的,她在洛陽的時候,只接待士人,像咱們這樣的,有錢也沒用。

    眾人進了雅間坐定,等候許久,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千呼萬喚始出來,果然是一位絕色佳人。曹富貴心里這才放心,錢沒白花。

    到晚間,散了場,尚宮崔鶯帶著兩個內衛校尉,與御史趙知非,尾隨曹富貴,至他的住處。崔鶯命內衛破門而入,亮出內衛令牌,頓時嚇得曹富貴大氣都不敢出。

    “如煙姑娘,不,如煙大人”,曹富貴跪下叩頭道:“草民家在揚州廬江郡,原是小本生意人,從來未出過本郡。上個月,被沈掌柜招聘,才來這礦上做工。青天大老爺明鑒,草民從來本分守法,并未做過犯禁的事啊!”

    “哼,小本生意,本分守法。剛才在憶夢閣,你一擲千金,出手闊綽的很。那錢是哪來的?”崔鶯質問道。

    “大人容稟,草民做事的那個礦井,共有管事十人,負責記錄礦工出勤情況等。昨天沈掌柜從洛陽來礦上視察,一時興起,搞了個挖煤競賽,看我們這十個管事手下的礦工哪一隊挖的快。草民僥幸,取了頭名,是以得了賞錢。”曹富貴小心答道。

    崔鶯看他的回答不似說謊,便緩和了語氣,請他坐下,又細細詢問煤礦上用工人數、每日出產等事。

    深夜,崔鶯、趙知非等 離開曹富貴家,臨走時還警告他不許把內衛來訪的事說出去。

    回到驛館,崔鶯對趙知非說:“咱們初到魏州,即在清澗縣遇上韓龍煤礦的船隊,三十余艘大躉船以鐵索相連,前有官船開道,高懸牧馬使旌旗,沿途免檢,兩岸還有騎兵隨行護衛。我下令內衛截住他們的騎隊,登船搜查。每船載煤約四五千石。據內衛暗中盯梢報告,從雕陰縣至清澗縣的船隊一日三班,合計每日轉運四十萬石之多。在清澗縣天河碼頭,躉船換裝更大的風帆貨船,可駛八面風,不用人力劃槳。

    今夜審問曹富貴,基本驗證了以上數字。按二斤煤可賣一錢(注1)算,韓龍煤礦一年可得利七八百萬兩之巨。這筆錢,究竟讓誰賺了?并州商人范晉,揚州商人沈氏,這些明面上的人,都是布衣。他們的背后,是鄭婉、上官海棠,還是太原王氏、河內司馬氏?

    這魏北河西方圓千里之地,自古兵家必爭,多少英豪崛起于斯。就像一張桌子,桌子的四條腿,以前是太原王氏、滎陽鄭氏、涼州曹氏、雍州李氏。桌子上,是億萬黎民、天下安寧。近年來,獻容皇后心憂這桌子不穩,又給它添了兩條腿,陜郡上官氏,河內司馬氏。這六條腿,若是一兩條太長,其余太短,桌子還是不穩。一旦翻了,天下大起刀兵,百姓又要遭殃了。”

    趙知非聽著,口上說“崔大人所言極是”,心中卻想,支撐這桌子的,明明該是朝中文武、各州郡官吏,天下萬萬士人學子。何時成了他們六大家族?

    “近來上郡冠軍縣有宗黨械斗,鄉紳長孫錫逃匿,曹永德死于陣中,趙大友被捕,送大理寺鞫問。聽說趙大友與你還是遠親?朝廷派你我欽差,專為查訪上郡煤礦一事。你切莫因小失大,節外生枝,枉費了獻容皇后的苦心。”

    注1:一錢,指一枚銅錢。一千枚銅錢稱為一貫,大約折合一兩白銀。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