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只可成追憶

作者:長歌憶采薇 | 發布時間:2018-12-15 09:58 |字數:1008

    秋溪月在洞府中隨我練劍,而我私下里明知徒勞,也依舊在為他尋求續命的方法。

    我留下他等待電光,然而電光是修長生道的大能,動軌一去便是好幾個人世,時間在他眼里如同無物,嘴里說得好,但我心里,一直都覺得這孩子等不來他唯一的指望了。

    不必考慮代價是否付得起,因為時間很可能讓他連支付代價的機會都沒有。

    就像胡斐和小黃花兒一樣,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開,被時間抹去生存過的所有痕跡,此生再也無法相見。

    和田田寄給我一道符咒,說貼在人頭上,可將人的存活時間無限拉長,我拿去給秋溪月用,符咒拍在他頭頂,并未泛出起作用的熒光,輕飄飄的掉了下來。

    “這是……”孩子嘴唇蠕動著想要問我。

    “這是朋友寄給我的符咒,說可以定身,我剛才拿你試了試,”我打斷他,滿臉的笑,敷衍道,“這也太不靈了,我回頭聯系他,讓他好好學習畫符。”

    秋溪月乖巧的點頭,退下了。

    蘇婉柔送我一塊靈石,據說佩戴在身上,可以幻出假的殘魂,暫時保命,我把它串起來讓秋溪月貼身佩戴,然而幻化的虛影剛一出現便消散于無形。

    和蘇婉柔所言的效果完全不同。

    而后鳳來儀向我推薦了一個人,說那位前輩可以將死人復生,只要神魂還殘存一死一縷,他便必然能將人起死回生。只是前輩的報酬要得太古怪,怕我短時間內湊不到,他先給我寄過來。

    包裹里躺著一只金光閃閃的蟾蜍狀生物,舌頭是片葉子,我從久遠的記憶中翻找半日,才想起,這種東西是天生地養的靈枝,可遇而不可求。鳳來儀能得到它,想必付出過難以承受的代價。

    我不敢動用,鳳來儀卻說,師父已經灰飛煙滅,他留著金蟾蜍也無用處,如此,贈送給我。

    于是我帶著秋溪月去找那位前輩,把經過原原本本告訴他。

    前輩思考了很長一段時間,嘆了口氣,將金蟾蜍還給我。

    “我的道術,和孩子身上的靈石其實作用相似,只是更好些,靈石沒有用處,想來我也沒辦法。”他道,“況且我只能起死回生,若要救活人,必須先殺了他,連試都不能試。你帶他回去吧。”

    我失望的告別了前輩,秋溪月在外等我。看到他,我扯出一個笑容,道:“我的事辦完了,咱們走吧。”

    他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沒說。

    我將金蟾蜍還給鳳來儀,他回信道,這都是命,你節哀吧。

    我告訴他,我想成仙,看看仙人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如果和我想的不一樣,我就立刻離開,去修長生道,不僅僅我一人能得長生,還要造福別的修士。

    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太多了。如影隨形,不論在我弱小時還是在我強大后,這樣的感覺總是時不時出現,給我迎頭痛擊,告訴我,楊逸知,你其實什么都做不到,你沒有能力。

評論

您只有登陸后才可以發表書評
  • 暫無回應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